李清照:宋词是一杯清酒

by admin on 2019年6月3日

胜歌是我儿时的伙伴,小时候的我们很调皮捣蛋,每当放暑假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疯狂起来了,下小溪捉鱼,到山上捣鸟蛋,去偷村里人的菜,还学人抽烟。当时他就是孩子王,早上我们就跟着他到处瞎逛,晚上就一起放牛,当时的我们真的很快乐,无忧无虑,当时的我还想,如果我们可以一直这个下去,该多好啊!但现实就是让人遗憾,你因为成绩不好,又不想上学,所以,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你已经去外地打工了,刚开始有些难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也淡化了,就这样我们走着不同的道路,你继续在外面拼搏,我继续上我的学,你一年只回一次,当你回家的时候,我也去找你聊聊天,但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的话题也越来越少,联系也越来越少,最后差不多也淡忘了,直到前段时间,我收到你的请帖,你要结婚了,真为你高兴,喜酒我也去喝了,当时我送上我最真诚的祝福,希望能和你喝上几杯,但周围都你的在外面认识的朋友,你们聊的话题我无法聊得上,所以我静静的离开了,我们的情义依在,我一直记得。

编辑荐:一曲新词,如一杯清酒。经历了人世间的风花雪月,颠沛流离和爱恨离愁,两鬓斑白的她,做什么事再没了任何心情和理由。那个令世人惊叹的千古第一才女,就此销声匿迹,永远的活在我们的记忆里。

腊月里冷,虽然大家都在采购年货,但商场热闹并不能带来温暖,生硬的还价,冰冷的脸色,愤愤地转身离开,都与冷相连。

田飞,是我初中的同学,换座位的时候,坐在我的上面,当时我一直喜欢和她斗嘴打闹,今天我说她打扮不漂亮,不够淑女,明天她说我像一个大叔,没有一点君子风度,当时如果离中考还有半年以上的时间的话,我想,我会喜欢上你了!离中考还有几天时间,老师不讲课了,自由的时间,你说,走,我请你吃东西,我跟着你去小买铺的时候,我发现我忘记带钱了,钱在书包里,当时需要给钱的时候,你直接给了,但老板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当时的我真的感到很丢脸,但又因为你请我,所以我也觉得很高兴,因为第一次有女孩请我吃东西!后来,中考结束后,我们考上了不同的高中,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经常联系,但由于一些原因,慢慢的,我们很少联系了,后来听说你读完高中后,你就不读了,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很少联系,但初中的记忆,我们的同学情,我一直记得,还有你请我吃的冰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写下这首《声声慢》的时候,李清照已是凄凉的晚年。此刻她酌了一杯清酒,看着满地黄花凋零,大雁南下,风华老去,愁上心头,或许只有酒醉人醉,才能回到当初虽富贵,但清贫乐的美好时光吧。

年味在逼近,人不是盼过年,而是在年临近时,不知所措地等待,平日生活的状态,仍然在延续,并没有因年的到来,有点改变。这似乎与大年的美好相悖。

这一生路过的人,也许有很多、很多,也许会说,人有时候会很孤独,朋友看起来很多,但实际上能聊得上的,没有几个,更别说能与之谈心的朋友了,其实人生有知己几个,朋友一些,这也就足够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经历,走在前进的路上,有人进来,有人离开,不是我们跟不上,就是我们走得快了,要习惯任何人的忽冷忽热,也要淡看任何人的渐行渐远。我们都是路人,但我一直记得我们美好的时光,你来,我热情相拥,你走,我坦然相送

遥想年少锦时,她随父亲生活于汴京,优雅的生活环境,特别是京都的繁华景象,激发了李清照的创作热情。她的父亲又是苏轼的弟子,藏书甚为广泛,除了作诗之外,开始在词坛上崭露头角。不久一首著名的词章《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便轰动了整个京师,“当时文士莫不击节称赏,未有能道之者。”身为一个女子,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封建社会能得到如此高的赞誉,给予了她极大的信心!

我还是老样子,抽时间到集市去乱瞅。尤其喜欢在农贸市场乱溜达。得以有幸看见人来人往中的张张面孔,那些与冰冷同在的人们,与卖菜人较劲,与自己较劲,一直拧着,看着压在街道的新鲜菜,替他们难过,可惜了沾着泥巴的本味了,在争价争两中,菜先蔫了,年桌上的鲜,只在过去的泥土里。原先乱瞅,光关注那不整齐的小菜堆儿,也象在躲城管,胆儿怯懦地呆在一个角角里,主家也不敢张扬叫卖,没卖相呀。识货的人儿来一瞧,一秤一提走,讲价都简单的象朋友。不识货的主儿们多瞧整整齐齐外地货车运到的,菜也水灵灵地,用小胶带绑一小把儿提上走,正配那长长的羊绒大衣。集市与超市人都多,羊绒大衣多为超市客,顺便还可以买化装品。农贸市场多为外来户,一看就是接地气的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词不同于诗。词在宋代是一种非常流行的文学体裁。始于梁代盛于大唐,是一种相对于古体诗的新体诗歌之一,标志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词又是一种音乐文学,它的产生、发展,以及创作、流传都与音乐有直接关系。作为一个书香门第家的女子,从小耳濡目染了各种各样的琴棋书画,对文学和音乐当然非常敏感。而且她又非常喜欢词的语言精瑰,韵律优美,从此深深地沉在其中不能自拔。

香菇在这时节出是正理,因温差大出菇才多,又叫冬菇,正瞧间,侧边框里居然是白色的,很意外。卖的人是个年轻小伙,我问,这个香菇咋是白色的?他说这不是香菇,叫口蘑,也叫双子菇,炖汤好。自己栽培的?他说不是,是我哥栽培的,这是第一年第一季。哥,你来点不?不贵,七块钱一斤,真的好。我说,晓得了,回去给当家的汇报,她来买。好的。

中靖元年十八岁的李清照嫁给了自己的丈夫赵明诚。当时她的父亲当作礼部员外郎,赵明诚之父任吏部侍郎,都是朝廷的高官,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而且自己的丈夫又和自三观一致,结了婚后日子过的非常幸福。夫妇二人虽然丰衣足食,却过的非常简朴。时常为了一本好书画,能攒了许久碎银。好在第二年丈夫当了官,有了经济来源,藏书越来越多,她写词的境界又进了一大步。

顺街走,街沿河,街不长,匆匆尽是过年客,他们的年与我无关,我只在意他们提东西走,那脸上的冷。当然也瞧美女,羊绒大衣在冬天也还是风景。腊月里不下雪,老天也懈怠工作,只是没人去问责。

人有悲欢离合,月总有阴晴圆缺。自古以来常用于人物往事的都离不开四个字“好景不长”。李清照也是如此,她刚刚嫁到赵家的第二个秋,父亲就出了事,被列为元党,革了职。她拼命上书赵父,祈求保住父亲,最终一个弱女子慷慨激昂的呐喊,败在一个党争激烈的封建旧社会下,如蜻蜓点水般,打了个水漂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而后事情愈演愈烈,朝廷下令,不得与元党的亲属通婚,原本相爱的丈夫也被隔开了!“从那以后,她开始从一个清丽的美人,变得瘦弱消沉,开始喝起酒来。

手机响了,接通才知是在乡下的朋友,他让我到车站找家乡的班车,上面给我带的东西,甭忘了。年年腊月里,总有这个时侯,总有这个人,不忘记年还是以前的年,无论有雪无雪,腊月仍然是腊月。车上取回蛇皮袋,是花生,颗粒小,一看就晓得是他自己种的,没卖相,粒儿是红的。

帘外五更风,吹梦无踪。画楼重上与谁同?记得玉钗斜拨火,宝篆成空……”世事如同她写的《减字木兰花浪淘沙》一样,像梦一场,醒来又是一场空。靖元之变,金人的血腥屠戮,国没了,家没了,丈夫也离开了人世,让李清照的梦彻底破碎。此刻她含着泪,饮着初冬的清酒。如今雪已至,空空的院落仅仅剩下自己和拼了命保护下来的一车书卷。于是她便自闭门户,想与世隔绝。

老喜欢去农贸市场看,也许是在找最原始的根,我的根在乡村,泥土里的原味才是真实的当初。人多并不热闹,人扎堆也不温暖,不管是腊月还是年关。腊月里该有雪和霜,才配来往张张冷漠的脸。

青年的李清照,可以说是个清丽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经历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大起大落,她一个弱女子又怎能敌的了蹉跎的岁月……于是婉约派的巅峰之作便由此而出。不过她的词,不在清丽、轻快,而是充满了凄凉低沉之音。例如“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感月吟风多少,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这首《庭院深深深几许》出自于晚年的李清照,也是继《声声慢》后,最后一首重叠字的词。

每逢年关不冷,一直很开心,因有人牵挂。

一曲新词,如一杯清酒。经历了人世间的风花雪月,颠沛流离和爱恨离愁,两鬓斑白的她,做什么事再没了任何心情和理由。那个令世人惊叹的千古第一才女,就此销声匿迹,永远的活在我们的记忆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