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留在大城市的那个姑娘你后悔了吗

by admin on 2019年6月4日

记得那个曾经觉得大城市压力大,空气不好,交通拥挤的姑娘,如今生活的怎么样?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是不是后悔了呢?如果再让你选择,你愿意留在大城市还是小镇上呢?

老婆报了个心理咨询师培训班,最近时不时就把课上的内容念给我听,把我们一一对号入座:”……A君像XX症状,B君有XX倾向,C君像极了XX症……你妈这情况就是XXX,你弟是典型的XXX,你的症状就是XXX……“

我们当地有一种叫成“坑”的水流,如“山坑”“坑仔”或许因为它小得不足以叫成“河”或“溪”的缘故应该是天然水流中最小的一个级别了。甚至于它的上游平时除了一些泉眼冒出的流水就没有别的明显水流,只是两山之间一条乱石山谷。这些圆浑的乱石许多都长满着斑驳柔软的青苔。河道里是一些枯枝败叶,雨季才见明显流水。坑的下游汇入溪或河,水流多起来,渐渐就有了深度。过了若干乡村后,岸边的垃圾和瓶瓶罐罐也多了,小孩也就有了顾忌,不敢随意进入。只有坑这样的水流才是孩童的天堂。老家的下院坑便是这样的一条小水流,曾经也是我童年时的天堂。

知道那个姑娘在小镇上结婚了,很风光的婚礼,也在小镇上有一个很体面的工作,如今,已为人妻为人母的她,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吗?

真是应了那句话:学了这个看谁都是神经病。

若从最源头算起,下院坑大约也有2-3公里长。但通常我们说的下院坑只是从北严寺(一个千年古庙,我们称为“下院”)到入溪的交汇口这段大约1公里的水路。离村子近,走路约20分钟。溪面窄处仅几米,宽处也就十来米。沿溪错落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水潭、卵石浅滩和小沙洲。这里吸引我们的地方除了能尽兴玩水之外主要是能捡到溪螺一种吸附在溪石上,如葵花籽大小,状如钉螺,黑色光滑的螺。若运气好,还能捉到小鱼小蟹。每个夏天,我都会和伙伴们去光顾几次。以前也不太明白,为何只有这条溪里有螺。现在才知道这螺对水体要求太高,必需是源头活水,只要有一点污染,它就不能生存。我在城市里看见内河的污泥里居然能捞上来大把大把的蚬子和花蛤,十分惊叹这类动物的适应力,溪螺估计是没这本事了,所以至今仍是只能生活在小山溪里。不过也不排除人类用了某些手段或药物也让它长得肥肥壮壮的可那样的溪螺还敢入口吗?!

其实,在我年轻的时候,还没孩子的时候,也有想逃离大城市的感觉。可随着生孩子以后,我开始庆幸自己留在了这个城市,当然,如果工作调动去广州,上海,我也会义无反顾带孩子去。说实话,在我们有了孩子后,我们真正想给他们一个怎么样的生活环境,和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

虽然被别人认作有病是多数人都不乐意。但我不得不承认是带了无数的缺陷降生到这个布满伤病的世界,庸懒、沉默、逃避、无为、怯懦、忍气吞声,鼠目寸光、放浪形骸、随波逐流……所有这些都适合我。我是满心希望老婆学成后先把我家这些人搞妥贴了——特别是把我治好了,比如吃了某种药变得阳光可爱了……只是据我经验判断,这任务艰巨!前景不太乐观。老师也说了,学了这个不是人人都能成心理医生……尚且病人永远是医生的n倍。

这一段水流基本常年有水,而且不大不小。小孩们刚好可以着水沿溪而上,一路戏耍,边捡螺边玩。偶尔还能在溪畔采到野草莓,地茄(我们当地叫“路茄”)之类的野果解解馋,吃得满嘴蓝紫蓝紫的。也免不了常有不小心弄湿衣裤的,担心回家挨骂。但大人们看见带回了溪螺等成果,也就只是叮嘱一番,并无大风浪。晚上便把溪螺煮成汤来配饭。这汤淡蓝色,清凉解暑。溪螺肉很小,嚼着还有点苦,但这丝毫不会影响我们对那条坑的向往。

很多人都有逃离大城市的想法,想回老家,低收入,慢节奏的生活。虽然都说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可是在小镇上,你等待发光的时间会不会延长,会不会机遇没有在大城市多一些呢。

活了这么多年,接触着各色人等,深感人与人之间理解的不易,知已难遇,知彼更难。我也常思虑:所谓的人格健全是什么样的标准呢?上帝造人的时候是否有一套ISO9001或某些验收条款?可书上说上帝或女娲造人时只是照着他的形象做,并没说照他的脾性做。现实世界的每个角色若都以自我中心来评判别人,世间确实是找不到正常的人了。

曾有一次和伙伴们到这条溪的上游去游玩。发现这种小山坑只要走进去看,其实风光无限,完全是一个缩小版的山水景区。置身其间才能真正体会古人的写景名句—“树益壮、石益瘦、水鸣皆锵然。”“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由其中以望,则山之高,云之浮,溪之流,鸟兽之遨游……”“枕席而卧,则清泠之状与目谋,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可惜大人们都宁愿舍近求远到拥挤的人流中看那些开发的景点,也不太愿意走近身边的隐秘佳境。

在小镇上,私家车少,出门一个自行车基本就全部搞定。孩子上幼儿园,小学不会像大城市这样拥挤。可是,生活在小镇上的局限性,会不会成为你的痛?如果你一辈子都在小镇,从没去过大城市,你不一定会有这样感觉,而你一旦在城市里生活过,在回来之时,随着时间和经历,你会不会有所失望。

性善或性恶自从人有了文化开始就争论不休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难有定论。非黑即白非善即恶的人事本是不多,但从远了看,人的病残却是普遍的—不管身体还是心理,所以“人之初,性本病”这话也许更贴切。基督说每个人都有罪,似乎太伤人自尊,“每个人都是带病之身”应更容易接受些吧。只是现实中大多人是不承认自己有病的,哪怕实际上也许病入膏肓—自以为是几乎是人性中最顽固的品行,都是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架式,殊不知所有光鲜亮丽的赞誉词语背后都有猥琐不堪的称谓,所有消极堕落的命名后面也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叫法,现实中的我们常常都只是九十步笑百步而已。

现在想起来,至今为止与水最亲近的时候也就是青少年时候的下院坑时光了,真正是零距离的肌肤之亲。虽然我现在的住处离闽江几步之遥,但是江湖水深,我也不会游泳,大都是在岸边观望罢。仅有的一次闽江一日游是坐在轮船上看风景,与自然之水之间隔了一层文明的胶套,和肌肤之亲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我想即便是会游泳,面对浑黄的浊流,也未必敢随便下水了。福州周边也是有小溪流的。十八重溪,赤壁溪景致就很不错。但象这些城市周边有些姿色的地方大多都被拦起来收门票了,拿着那张纸走进那道围栏的门,就如进行一次合法嫖娼。马尾的磨溪倒是还没有被商业开发,离我曾经住的快安村也很近,但都忙于工作,情趣淡了许多,玩的次数是很少的。也许是因为那里没有溪螺吧,或许即便有,我们也会嫌它太不够分量,还不如去附近市场买两斤钉螺……

孩子在书本上看见的高楼林立,看见的地铁飞机,会问你,妈妈,什么是地铁,什么地方有飞机?什么是肯德基,麦当劳?

虽然世界看起来是如此多姿多彩,科学也貌似所向批縻,但面对人的精神世界还是有太多的束手无策,每次老婆唠叨那些病症时我就说:”你得拿出治疗对策才有用……”她也一脸茫然,最后就是一句话:”知道人家有病就不要和他计较……”——这多少和宗教信仰的包容理念相通了,也可算是目前最可行的“药方”了—渴望被包容是所有人的共性,可是,有多少人愿意去包容别人呢?我想,哪怕她成了心理学博士也未必能把我家治成一团和气吧……

时过境迁,如今我们早已过了戏耍山溪的年纪。伙伴们都长大,远走江湖,搏击江海。每个人都身不由已地离本源越来越远。但很多人的心底里这层对山溪与溪螺的眷念似乎一直都未褪去。当都市里”生存“成为压力,我们就渴望生命能轻一点,轻到像幼年时赤着脚,伸开两臂如纸飞机般在田埂上飞奔的脚步。轻如在水潭里戏耍时激起的水花。轻如一粒溪螺……

全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爱自己的孩子,都想创造最好的条件给孩子,生活在小镇上的父母也是一样。和孩子成长息息相关的衣食住行。能买进口的我们就不用国产的。网络时代的发达,一样应有尽有。但是,高品质的东西也就意味着高价格,一个奶瓶几百块,几桶奶粉一两千,对于高收入消费的大城市白领觉得不算什么,而对于小镇上的父母就要一个月的大部分工资。

最近常看到网上推荐一本胡适的书《容忍与自由》,我没看过,不知道是否是教育人们待人处事要包容的鸡汤文,但我觉得买它的百姓估计是想从中得到些为人处世之道吧,我以为若是认可人世间残病的普遍性,那看到书名差不多就够了,若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看了也白看。从某种意义上说,对病人的态度和作为病人的态度基本决定了人性的格局。

如今只要读到“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类的文字,我常怦然心动,记起那些下院坑的亲水时光。安静的时候想想,其实我们如今也只是期盼能仰面躺在故乡清溪的水上看蓝天白云,若还能有些干净如溪螺的食物就更妙了!

彩霸王四肖八码,对于孩子教育上的差距则更是很大。幼儿园之前的早教课,在大城市的一些父母可能在熟悉不过,可对于小镇上的父母,就是想给孩子学,机构都少的可怜,更要被婆婆认为败家。若想带孩子出去旅游见见世面,更是难上加难。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是从小镇里走出来的姑娘,我深知在一个小地方的局限性。在大城市的确会累,会有更大的压力,但为此是不是我们孩子的视野就比我们那时候开阔了很多呢?而我留在了这个城市,我的妹妹也在这个城市读书,我的父母在也这个城市中努力打拼,我们就是想自己的生活质量提高,孩子的教育更好。

对于大城市和小城市而言,真正的差距是教育。对于孩子的成长,不仅仅是住好吃饱那么简单。教育对孩子的重要性我想大家都是知道的。大城市的家长再选择幼儿园时候会考虑是蒙台梭利还是瑞吉欧的教育,哪个才适合自家的孩子。而小地方的我们,最关注老师素质高不高,学的东西多不多,就算有财力,可没有机会触及更开阔的教育。

我初中时候文章就被老师夸奖,由于当地没有投稿的地方,我自己就给长春的报社和杂志社投稿。最后我收到信件,是他们寄来的样刊和报纸的时候,特别激动。那些年为了找到一个可以投稿的地方,浪费了很多精力。因为真的不知道渠道。而在大城市,你有能力,有的是你发挥的地方,资源很多。

在大城市,周末带孩子去看看儿童剧,逛逛动物园,植物园,博物馆,孩子会潜移默化的艺术熏陶和眼界的开阔。

而生活在小地方,动物园,博物馆全然没有不说,孩子们只知道玩玩泥巴,拔拔草,拽拽树叶。你说可以去北京动物园,可是你去一次和人家每天都能去相比,是不是有本质的区别。孩子每一天的所见所闻都会慢慢积累,渗透到他的骨子里,而成为他气质的一部分。

孩子上小学后,不谈教育环境和设施,就操着不标准的英语口音,再常见不过,而大城市的孩子,早就有了外教。我们那时候看见外国人全都去看,围上去。而城里的孩子却觉得再平常不过。

并不是说小地方不好,而是对能给予孩子更多选择机会来说,我们父母是不是应该做的更好一点。我深知在小城市的我们,需要付出成百上千的努力,才能有机会逆袭。《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看过这个故事,我们是不是能为我们的孩子做些什么?能选择留在大城市的时候,为什么偏偏丢了选择呢。

就如那个姑娘,如果重现选择,会选择留在大城市拼搏。先让自己站在更大的舞台上,才能给孩子更广阔的世界,才能给孩子更多的机会。

人生是场接力棒,而不是百米赛跑……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