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

by admin on 2019年5月29日

题记:《将进酒》唐:李白。

喜欢这淡淡的韵味,梦一般恬静,水一般柔和。

我看见你久久站立在雪地里,盯着这院子,眼神里燃烧的渴望,似点亮凛冬永夜的火焰。你不是第一个这样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依山傍水而建的深宅大院,有着将人拒于千里之外的丹红而高厚的院墙,院墙上爬出给人以神秘感和吸引力的奇树异草,以及院墙后面藏不住的富丽而庄严的高楼。我在院子里望着你的眼睛,我能感受得到你眼中火焰的炽热,能在三尺冰冻之下赫赫炎炎;我也能感受得到那火焰的顽强,能在夏夜不期的暴雨中舞态生风。
院子,四面高墙一面天,我像院子中的千万只蚂蚁中的一只,每天拖着苍蝇上树,每天拉着枯木进窝。我每日在院子里徘徊,所过之处尽是一片败像。池塘里的鱼疲惫地摆动着尾巴,古老的松柏半生半死地垂着,地面的卵石顽固而冰冷,这都与今日的风雪无关。如同你渴望院子中的风景,我渴望院子外的山水:银山皑草白树连片,奇幻的镜面湖中天地难分,苍鹰在风雪中翱翔俯视着大地,世界,在飘雪的帘子里舞动。我想走进这飘雪的帘子里,同寒冬的万物一道呼吸。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喜欢这平静的日子,素雅洁净,轻若风,悠若云。

可这院子的大门紧闭着,既进不来,更出不去。
已经很久了,久到风雪都疲惫了。你还在院子外观望,似乎已经忘却了疲惫。你走不进来的,至少现在如此。可我也很清楚,你断不会就此而去。尽管外面寒气刺骨,尽管你由头到脚都已止不住地颤抖。你还是想看清这院子的每一方土木,每一片自高墙上飘落而下的枯叶,甚至于枯叶上的每一道裂纹。
我也曾不知疲惫,奔走在电闪雷鸣间,游历于山陬海澨,毫不畏惧旅程的百转千回。想要爱恨情仇,想要慷慨激昂,想用愚公移山的双手,堆砌一片人生高地。即便身处万重苦难,目光所聚之处仍是未达的远方;尽管朝攀暮折,汗水风干之所总是走过的脚印。那是多么纯粹的年纪,纯粹到每一次困难不过是咬咬牙的攀登,纯粹到每一滴眼泪被歇斯底里的呐喊替代,甚至于纯粹到,世界只有黑和白。如此简单而已。
雪渐渐地停了,太阳照射下来,冰雪覆盖院子顿时熠熠生辉,刺人眼目,它给人的触不可及之感也愈发强烈。你抖一抖身上的积雪,束紧自己的行囊,转身离去。是的,你该离开了,但我确信你还会回来的。

宁静夜晚,可人清晰,慧智超群,澄明淡泊,典雅世事,居心婆娑。焚散迷香,无非爱恨多情郎,一生痴恋,难言之欲,逆风而行。千年等待,万年修得象法全,唯盼江川相幕僚。

执一缕墨香,聆听陌上花开的声音;斜一丝牵念,温软了一怀恬淡。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么:你几步一停留,又几步一回头。在你前面的,是延绵至地平线那头的无止境的路程,以及天边的那一抹彩霞。厚重的土地,将一直承载着你不断向前的脚步,尽管征途漫漫,尽管苦难重重。
我望着院子里池塘中倒映的自己出神。好似从未见过这样的我,这样的脸颊,这样的鼻子和嘴巴,以及这样黯淡无光的眼神,如同黑夜中熄灭的火堆,在将灭的火星中,冒出一缕绝望的青烟。但院子的们紧闭着。呆思良久,我只得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狠狠地吸一口,吐出一口浓雾,让自己水中眼神的落魄隐灭在这浓浓的烟雾后面。我在朦胧仿佛间,看到了被我那发黄的记忆尘封已久的死火,她曾同日月争辉地燃烧在碧海蓝天的光芒中,燃烧在古林深处的皓月下。那是我的昨天,一如你的今天。
你想进这院子,想要里面的富丽堂皇、风光无限。我不否认院子里面能让你满意。但我也知道,你真正想要的其实只是那样的一个影子。就像结婚的人始终念念不忘分手的恋人,而在别人那里,这个恋人或许就变成了与你有隔阂的妻子。只是那种求而不得的距离,过滤了所有的不美好。我们都被这种距离所被蒙蔽,却又不能不被蒙蔽。少了这种蒙蔽的欺骗,你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寻求的希望,抑或我在迷茫恍惚中想死火重燃的念想都会失去意义。但我不能告诉你,因为你是奔走在昨天的理想中去追求,而我是沉沦在今天的现实里要振作。我只得默默地看着你离去,默默地看着你一步一个坚定的脚步烙印在冰雪覆盖的大地上,直到你化成蓝天白地间的一点猩红。

慈佛无悲喜渡人,不求诸诘皆学问。静心尚好咫尺渡,莫问何处还相遇。

倚窗而立,临风远眺,总有一些情愫简约明媚,总有一些沧桑滑过流年,渐行渐远成笑靥中的逝水沉香。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开了山花,察言观色。弥漫成呢,坦荡如砥。虔诚以待理慈佛,知行不易苦勤学,留得丹青照汉田,韵墨无声方长流。良言金句,点缀风华,盏灯和浅把扪心,好把音书寄远方。

许是习惯了在记忆深处,捡拾大大小小似曾相识的过往,轻缀若有若无隐隐约约的记忆。常常不自觉地想,今生逢着的人,遇见的事,是不是冥冥中早已注定?人生原本就该有很多的磨难,只是,没有什么伤痛值得我们倾尽一生去背负。哭过了,才更懂得笑容的灿烂;失去了,才更懂得什么叫珍惜……

一抵门庭若相思,悠悠小调琬中来。人生路上因知贵,遇在今生重本初,子午丑寅卯辰时,金木水火土五行,八卦乾坤相对照,一卦堪比一卦精,一阵堪比一阵灵。节气二十四: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降霜。立冬、小雪、大雪;小寒、大寒。

时而在云淡风轻的日子里,悄悄背上行囊去远行。

风信二十四番有来信,二十四番花信风:即花信风。

一觞一咏,不为奢侈,却可以让心宁静。将这个喧嚣的世界推到远方,暂且放下一楼烟雨中的烦忧,给心灵一个休憩的空间,让快乐随心所欲去流浪。

应花期而来的风。

常常幻想:绿水青山间,有一处小筑,溪水潺潺,桃花点点,心累了,就在这里小憩。云深处,抚一曲筝音,心语、自然两缠绵;轻吟间,安了梦,醉了眼。

自小寒至谷雨,凡四月,共八个节气,一百二十日,每五日一候,计二十四候,每侯应以一种花的信风。每气三番。小寒:梅花、山茶、水仙;大寒:瑞香、兰花、山矾;立春:迎春、樱桃、望春;雨水:菜花、杏花、李花;惊蛰:桃花、棣棠、蔷薇;春分:海棠、梨花、木兰;清明:桐花、麦花、柳花;谷雨:牡丹、酴、楝花。参阅梁宗懔《荆楚岁时记》、程大昌《演繁露,花信风》、王逵《蠡海集,气候类》。一说,每月有两番花的信风,一年有二十四番花信风。见杨慎《二十四番花信风》引,梁元帝《纂要》。

其实,不是没有伤,也不是没有痛,或许经历的太多,心,才渐渐学会了坚强。把一切无法遗忘的交给时间去淡忘,把一切不能卸下的交给风儿去抚慰,携一抹明媚,遮盖忧伤,
浅笑流年,只想让快乐多一些,只想让美好浓一些。

博古论今,是非成败,孔子: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与英雄论片面,勿与小人概要素,若情有义,若天有情。自古梁山多俊杰,演绎三国施诸法。梦里红楼隔层云,皆有我佛行西游。

因为一直相信:明媚着,便是快乐;快乐着,便是美好。

尧舜禹,夏商周,春秋战国世悠悠,秦短汉长愁三国。南朝北朝相对立,隋唐五代又十国,宋元明清后,至此王朝终完结。硝烟历史虽散却,千年中华,仍旧常在,意犹未尽,力鼎华夏炎黄孙。

生命若歌,起伏跌宕,声起声落,我们每个人都是歌者;浮华尘世,生命如茶,或浓或淡,或苦或甜,需要我们用心去品尝。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接受的,也许,我们无法把握未来,但我们却可以左右现在。

天亦有情天亦老,但愿千古人留名。若非心境亦非台,何遇九州载禹贡,百善也因孝当先。

浮华三千,只做自己,红尘纷扰,我自安然。素色年华里,展一卷心瓣,绽一世书香,不需刻意,不需掩饰,指尖温婉一份岁月静好,茶韵氤氲一眸低眉浅笑。

文明传统,留德光照,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福、六和、三学、六度、十大愿王、四弘誓愿。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道法自然,无为而治,天人合一,清静无为,返朴归真,儒、释、道也。

拈一指流年,守一份安然,心,永远微笑向暖。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