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梨园,我梦中的家

by admin on 2019年7月10日

时隔也有十余年了,每每想起家院门前的梨树园,都会勾起那幼小时的无知、那幼小时的梦!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

知音且解语,知心且懂情,心有了靠近,情有了所依,感知的是潜藏的心事,心灵有了栖息,懂有了所语,魂有了交集,解读的是心底的悲喜,心语有了聆听,人生有限,别留下太多的等待,知心,知音,知情,情就持久,感情不等,要好好珍惜一份情,心懂,心同,心诚,贵在知音,缘分万千,顺其自然,缘份,你守,我候,会与岁月不离不弃,以心换心,才能永远,感情,你在,我在,会与时光一起变老,因相知而相吸,足以守候,轻拾岁月舞韵,那些踏水而来的歌,因知心而懂心,已经足够,相濡以沫的情,那些执手天涯的念,淡然的相守,坦诚的相对,淡然成回眸一笑,洇染了云卷云舒,牵手着心灵,滋润着生命,即便是耳边无声,惊醒沉睡的涟漪,

十余年的三月,梨花正是开得美、开得艳。梨花开时并不像其它的花开那样,它是先开花后长叶子,好像是把它那最美最绚烂的风采先带给人间!花刚打朵时,一粒粒的花蕾於欲待放,但又让人感到像是一个个传统闺房的少女,是那样的羞涩、那样的腼腆!让人又爱却又不敢亲近……

这是江南的小镇,三月的乌镇,风吹柳絮飘满院,摇漾了一春的花事如流线。

情已言欢,爱已桑田,红尘俗世,有爱,心才会暖,爱过,就知道爱有多长,感慨人生,有情,心才不寒,痛过,就知道情有多宽,人生在爱,天地之间,风有风的心情,云有云的心语,真情无语,万物之中,蝶有蝶的舞蹈,蜂有蜂的歌谣,情有多宽,红尘里,有心的人在等待,守候就是温暖,爱有多远,天涯外,牵手人生迎落日,等待就是情长,人与人总有邂逅,一生追求何须太多,有情才是幸福,心与心总会生情,一生得到何求太多,有爱就是温暖,心与心相通,就是爱,要真挚,天涯海角都不是距离,情与情相融,就是懂,要诚实,时间距离都不是问题,蝴蝶为花醉,花却随风飞,奔波的苦,有爱就是缓解,风奔赴天涯,花付诸流水,奋斗的累,有情就是希望。

睁开眼,又是一个早晨,四下望去,哪里散来的香啊?是那样的清,同时又是那样的舒畅,使人荡气回肠。慌乱的穿着衣服,不顾着梳洗朝门外跑去,映入眼帘的像是被雪花笼罩一般的梨树园,那是一个美呀!花开的是那样的无拘无束,像是打破了以往封建传统的旧观念。“姑娘啊?终于肯从你那狭小的闺房内探出头来了!”梨花随着春风肆意的摇曳着,像是90、00后的拽男靓女般,是那么的潮、那么的狂野!梨花呀:你疯狂了一天,也该休息休息了。甩掉被汗水沁透的白裙衫,换上了一件与春天相衬的绿色“大衣”。哎呀···你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整齐划一的“军中猛士”啊!这是梨小子诞生了,紧跟着树叶也相继吐出了嫩芽,真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河畔,三三两两的归帆,借帮岸,绾系了水乡,临窗的粉黛三千。酒家那杆斜插的旗幡,在风里不停地翻卷。仿佛那些书剑江湖的往事,还未曾走远。有人在连呼酒,白衣轻扬地跨上兰舟。有人在雕鞍夜游,青衫醉倒在花街的危楼;十里外的笙箫,响彻了江南。柳外的柳,楼外的楼,通安客栈外那盏火红的灯笼,记取了当年的胜景与欢宴。它和白莲寺的橹声,总是在月上柳梢头的时候,偷偷演绎着那一夜的旖旎与风流。

知心有声,是将心比心的真诚,所以倾诉毫不设防,情总有浪漫,动心有情,是以心换心的真情,所以情感有了释放,爱总有激情,缘份最怕,一往情深视而不见,感情最痛,刻骨铭心自作多情,不是不主动,主动久了人会很累,不是不心动,人心动换不来感动,付出的越多,往往输的越惨,爱看得最重,终究伤的最痛,在意你心里有谁,才真正对你好的人,不是你哪有多好,而是谁也代替不了,珍惜感情,别冷一颗对你火热的心,善待缘分,别淡一份于你真挚的情,再好的缘分,经不起谎言敷衍,再深的感情,也需要珍惜眼前,歌可以单曲循环,人不能错过再现,情可以平平淡淡,心不能视而不见,在乎你的人不在乎天长地久,更在乎你想不想拥有,原谅你的人会原谅你的一切,不愿意失去你的世界,珍惜当下才配拥有,懂得善待才能相守。

这时夏天耐不住了寂寞,不耐烦的赶走了风光一时的春天。

桃花开满三月的渡口,小桥流水还躺在红墙绿瓦的门前。那个穿过观前巷,斜过应家桥,走过桃花掩映的少年,他飞扬的白衣,在我的眼前翻卷。他骑着青骢马,走遍了乌镇的鱼市,酒肆和小桥流水的人家。

有多少人,从无话不谈到无话可谈,有多少缘,从一朝相逢到一夕离散,缘分的深浅,总是忽近忽远,人心的冷暖,总是一直变幻,熟悉的陌生了,陌生的走远了,相爱的拥有了,无爱的分手了,人走茶就凉,人在情在,情去人还在,人在情散,人与人之间,全靠一颗心,情与情之间,全凭一寸真,将心比心,要有心,以心换心,是交心,若相知莫相弃,若相惜莫离相,人之相逢是缘,情之相通是心,是缘总会关情,是心就会动情,是爱总会一起,是人就会结果,每一份关爱,都含着情,每一个牵挂,都连着心,情不在于拥有,在于长久,心不在于距离,在于赤诚,人世间,相处之道在与真,爱之中,相守之程在于心。

梨树上挂满了果实,阳光努力的穿透过层层的叶子,从细小的空隙中把那努力得到的一丝光亮打到梨子的皮肤上,映着叶子的绿色,更见显得饱满、显得健康。当果子快要成熟时,要给果树来一次全方的喷雾给养。我记得那时的给养工具是一个落地式摇杆喷雾器,和一个那时足有我高的大水桶,喷雾器的两头各接有两根长长的细水管,管子的一头放入调好养料的桶内,另外一头缠绕在一根细长的竹竿上。这时,爸手持着长竹竿,妈就在一旁摇喷雾器的手柄,阀门一开,透出喷头的是阵阵的水雾。透着阳光还能看到阵阵的彩虹,啊!又是一美呀!

双桥上映出他瘦长的影子,修长的剑眉,风流儒雅。他倚在桥上看风景,那临风的一声箫,让人的思绪,一下子越过了水榭和阁楼,穿过了幽巷和弄堂,在渡口外的桅间,在白莲寺的塔前,在江南的三月,他作了一朵早霞,一声云雀。那个时候,我正在桥一侧的茶楼。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真挚之情,当肝胆相照,人心换人情,有爱就有恨,真心见真情,有情就有分,善待之心,就是真诚之处,守候之心,就是珍惜之情,总有一些缘,自认为刻骨铭心,总有一些情,而美丽难以触及,因为害怕失去,不敢去拥有,惦记还是忘记,总是不确定,总是小心的维系,怕一旦失去再也无从寻觅,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没有足够的勇气,流连便不是风景,不能永恒的便不是爱诺言,懂得什么是珍惜,善待一个为你认真过的人,爱情,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淡,友情,经得起平淡却经不起风雨,缘聚缘散间,总有留不住的容颜,悲欢离合间,总有想不到的再见,相爱容易相守难,熟悉里的陌生最远,真心离伤心最近,其实所有的真感情,不是瞬间的温柔,而是一生的守候既然选择了同行,便只顾风雨与共。

梨树下面生长着各式的杂草,都是些叫不出名字的,每每走在上面感觉就像是通向圣殿的地毯,让人孤傲,让人自满。再多的屈怨,在这时也都烟消云散了。蜜蜂这时不停的忙碌着,蝴蝶也成双成对的飞舞着,根本不在乎你的存在,好像这个乐园是属于它们的。要知道那时的我才是乐园的王子呀!

那个梦一样让人神迷的瞬间。他忽然侧转过身,他的目光直直地扫过我的脸颊,是风吹皱了栏外的涟漪,还是鸟雀惊落了轩前的桃花,我的心,一点一点,绽出了细细的花瓣。豆蔻梢头初开了矜持,一种内心深处的向往,一种慕仰,在暗自回旋。

聚聚散散,人各有异,不能强同,天下情缘,有苦有甜,情无厚非,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人各有缘,不能强求,纵然一路兼程,情有始终才能收获感情,真对你好的人,一辈子也不会遇到几个,茫茫人海,走进生命里的人很多,芸芸众生,走入内心中的却很少,擦肩是客,相伴一程情不计其数,相逢是缘,驻足流连的才是风景,以诚相待才倾心倾情,相处要真心,触动心灵的才能生情,相识要坦诚,以真相对才能以情暖情,心存感恩,以爱有缘才能以缘而聚,真实感动,风雨中的心同行,最贴心的情感,心灵间的相吸相映,才真诚的享受,陪伴于无言是踏实的心安,心与心,无尽的流连,珍藏于心间是握紧的情缘,情与情,无声的眷恋。

忙了一些日子,果子都相继的成熟了,我从父亲的脸上找到了那久违后欣慰的笑容,那更是一美!

转身,下楼,过轩窗,绕回廊,已不见了青骢马,也不见了白衣翩翩的少年郎。

心之相通,无尽的流连,语之相懂,才能成共语,情之相融,真实的拥有,风雨同舟,情已言欢,回首时,依然记忆共存,情是长长久久的陪伴,爱已桑田,回眸处,依然冷暖与共,爱是永永远远的温暖,友情是真真理解的容纳,唯有珍惜,情默契相通灵犀间,爱情是心心相印的执手,知道珍爱,爱欣然静美岁月中,才共苦同甘,于人生,是一道靓丽的景致,于情感,是一抹暖心的柔情,于心灵,是一份慰藉的港口,于爱人,是一份生死的相爱,赠人玫瑰,坐看云起云落花开花谢一任沧桑,做平凡人,手留余香,就能获得一份云水悠悠的好心情,做平常事,爱有桑田,情何言欢,心有了靠近,情有了所依,因懂得而不离不弃,因真诚而相惜永恒,知音且解语,知心且懂情。

秋天以选票过半的优势控了股,把夏天董事局主席的职位给拿了下来。

空空的长巷,高高的粉墙。只有谁家的紫燕,还在檐外双飞翩翩;只有迎来送往的风,还在吹着酒家的旗幡;只有桅间看不断的天幕,延伸向渺远。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望着枝桠上两两随风摇曳的泛着红的树叶,我哽咽了,心想:还会有今天吗?他会伴随我一直走下去吗……

梦断,我也醒了,想不通为何偏执地做着一个似乎与现实完全无关的梦。都说梦是现实的映像。我决定走一趟江南,寻梦去。

现在,每次从家往城市赶、从城市往家回,都会经过那片给了我梦、给了我一种家似感觉的梨树园。每次见到它,就感觉到它愈加的苍老。因为工作,我也很少能在它面前多驻足一会。它给了我太多、太多了……爸、妈:你们能替它们原谅一下我吗?

我抵达江南的时候,大概是下午的三四点钟,有微微的雨落下。已经看不见梦境中的油壁香车和青骢马了,弥眼是静止的水和密密匝匝的游人。他们叫嚷着到处拍照留念,不时随手扯下一朵花或者一片叶子。背离这些叫嚷,我仔细地屏息细听,我想听听那些隆隆的论声碾过纷扰的红尘和嘈杂的衣香鬓影,但这只是妄想。

现在的梨园因环境污染,只有很少的树上还在坚强的开花挂果。看着梨树上稀稀落落的小梨儿,我应该体会到了什么,闭上了眼睛,深思了一下:“美丽的梨园,你不会只是我梦中的家。”

沿着河堤,我一个人幽幽地行。不明来路,不知归路。

qq1558027431

河畔,早已不见归帆,只余下好几根似乎一触碰就会灰飞烟灭的木桩。两岸,依然有挂着大红灯笼的客栈,我暗喜:幸好还在。走进一看,大失所望,客栈竟是酒吧,里面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和晃着几乎要闪瞎眼睛的各色光线。快步走出,大吐一口气。蓦地,木之所及,客栈外不远处一个角落堆满了各种酒瓶,有的瓶盖子还在滚动,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同是喝酒,却与梦境中围着大方桌端着大腕喝的情景差太多。忽的传来声声悠远的梵音,我知道白莲寺不远了。梦境中寺院殿宇影影绰绰,楼塔争辉,飞岩穹轴,云天四垂的景象似乎在我眼前宏大起来。我迫不及待地朝白莲寺走去,心弦上蛰伏着一个期待,需要这些钟声来抚慰和呼应。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寺内密密麻麻都是人,都排着队争着像佛祖上香。石凳上,亭子里都坐满了人,有忙着拍照的,有吃着东西的,乍一看似乎一片融合。但不经意间扫视到了地面,随处可见饮料瓶子,食品包装纸,废弃纸巾。莲花池里只有孤单的残破的莲叶伫立着,水面上浮着一层浅绿色的泛着油光的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忽然想起闻一多的《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仍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出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池旁的小山坡上只有伶仃的光秃秃的树木,枝干上只有几片枯黄个叶子。再看看四周,空气中飘散着灰尘,代替梦中寺院殿宇影影绰绰,楼塔争辉,飞岩穹轴,云天四垂的是不知何时新建的大楼。

向晚,夜色阑珊,华灯璀璨。灰蒙蒙的夜空中隐约可见少得可怜的星星,取代繁星的是各色刺眼的四处扫射的光线。

寺门外,我一个人静静地端坐,望着这与梦境迥然不同的一切。我不知,那归帆,酒家,旗幡,危楼,莲花,繁星,还有那个白衣少年郎到哪里去了?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当真江南已经花事了?内堂里,木鱼声声,梵音缭绕。我仍参不透。

QQ:1513468089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