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

by admin on 2019年7月18日

明知道那不是爱,那是朦胧的少女情丝的牵记,却固执地坚守着那片星空,感受着自制的星光、月光、阳光,黑漆漆夜里自己的泪光。并要固守这“专一”的真情。让心瓣紧紧闭合,不对任何异性开放她青春的娇容来装点最美的时节。

雨天,安静。只有自已。雨水会让我坐在寂静里静简而深长。让过往的光芒缓和着世间的倦意或者黯然。常常这样清愁的想这个容易破碎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凡有等待就会有启程呢。现在的心情,就像一片片流淌的琴声,低低扣动独坐的时光。一杯茶,一卷书,听天空雨水穿越。而我们,坐在北方的雨天,邀约,重生,远飞。

它是农夫用稻草扎成的,大概过一年了。

那情窦初开的羞涩日子里,单调乏味的学习生活中你是我生活的亮点。由于你,我初次体会到相思中的心痛、心酸、心妒。

雨水抵达的时候,使我们安静下来。长长的雨水,带着大地上的芳香,使我们变得能轻易能懂得许多事物的本源。还使我们的目光变得宁静,因为内心安定。雨水清晰的缓缓淌来,那样清透的把尘世上的莲心展开,让人们忽然都有了素心。在一片雨水中,我们成了会开花的树,周身绽放,楚楚动人。

花开时节,鸟儿来过,稻花香过,农人心急如焚地盯着远山,看一抹黛色滑落,秋水长天处涌来许多鸟雀,唧唧喳喳声落满山坡。这一切,却弄人!

你多次暗示我长大后会是怎样的情景,你不知道我还会不会以崇拜似的感情眷恋着你,不能拿无法预知的未来作赌注。又不能把我一片未来的晴空因你那份爱而搁置,更不能用自私的爱扼杀我的美好年华。你放弃选择了无所为,而你从不知道我每夜的泪是如何印肿眼圈,如何地一次次任心痉挛着你的婚姻,你逃避般地调离,你也更不知我的弱视是多哭的缘故。

已经不是清明时节,却还是这样多愁善感。在一片潇潇的雨中,石径上的青苔都似乎也有了心事。我试图和青苔说话,想问出那个温柔写诗的男子到底生在哪个朝代?为何他可以把雨天在红尘上加深,让我们常常想起那个女子,又是如何曾在最初的年华里与自已初遇,流转,惊现。而红尘外,雨依旧在下,离你的朝代那么远。

于是在第一批稻把子下了脱粒机,农夫就急匆匆地扎了它。它立在田野中间,与农人分享云淡风轻。它有了些自傲:苏州甪直,叶圣陶,几个字闪进脑子,这个教育家活生生地刻画了如它一样的形象,只是物去人非。灰麻色头顶的鸟雀曾经满怀好奇地歪着头瞅它,对它挺拔的身躯羡慕不已。

我长大了。学归了。我还是原来的我。偶而的相遇,你把感情隐蔽得更深,甚至冷淡。我怀疑了我自己。也懂了你不弃家的守候。那份情沉淀在最深的海底,可无论何时何地,总在不经意间,在情感驳离的刹那,不自觉地想起你,隐隐的失落,莫名的心悸,总在你掩饰不住的痛楚眼眸中刺着我,疼痛着我的感伤,幸福着我的醒悟。

或许我不懂摄影,却总是喜欢随意拍些暖暖的照片,于是,就被这样简单的画面打动了心。并不是清心,而是抵心。我想拍那些到不了的远方、想拍云朵微笑的样子、想拍最初的那些善良。当时间再站在这里时,因为过往,再也无处可寻。但是,只能任它继续,绵长,绵长,顺风兮,逆风兮,任其飞扬。直至很远。

它们跃上它的肩头,啄啄它蓬松肌肤里隐藏的小虫,痒痒的感觉,似乎放松一般。此时此刻,它越渴望自己浑身上下生虫好叫鸟儿多停留一会儿。要知道,一个孤独的奋斗者内心深处是何其不堪!

我不能生活在真空的幻想中,父母给我的压力我也不能,我该成家了,我要找生活中的另一半,一个又一个地认识了,一个又一个地尚未熟悉已陌路了。生活无痕,是我要求过高,还是你太过优秀?还是那份情固守在原地让我不愿动?我不想追问,我只愿沉浸在你压制着的深情眸子中任它点燃我一生的情感路程,总认为这就是爱的忠贞。

我们一直所说的距离,其实一直遥不可及。比如逢到不喜欢的年代,我就闭上眼睛,穿越过去。我多想不动声色地立地生根。让所有的枝叶只朝着一个方向,弥漫所有最幽深的兰香,甜美,伤感,经久不息。

孤独的牧羊人!其实我也是!它对鸟儿和云房子里飞出的生灵说。一群驴友,他们骑驴而来,穿过深邃的谷底小碎花路,目光停在远山处,泛碧的山头在千里江南宛如一螺,俯卧田园清水河。于是,驴友摄了许多风景,唯独风景里没有它,多么无奈失落!还好,春很快过了,繁华轮番上演,夏日溪涧边摸索爬行的虫子落入深草丛,农人们也开始在不远处的秧坂田撒稻种,于是在云雀的叫声里,夏盛装而至。那个创造它的农人,依在原边一棵老熟海棠树下,一壶老茶泡上半天日月。半晌悠然醒来时,初试歌喉的蝉盈满耳。农人的夏日!

在日复一日的单调中,我厌烦了面前的一切,我厌恶了我自己,我逃离了,我去了远方,我要找回我的信仰,我要追寻我的理想。

看见,即是来临。遇见,即是春天。在我们心里都有最想去的地方,都住着最重要的亲人。有一天,当我对你不再言爱,那并不是我不爱你了。而是已经升华,成了慈悲。因为,这世上的时间太短暂,短的刹那芳华、逝去的太快。而到最后,众生依然很难摆脱行只单影的归宿。总是让人惋惜、怜悯的故事重复的发生、生离、死别的画面总是不断的上演。而单薄的我们,只能一点点老去,却无法与生死交错冷落。这是时间的伤,也是时间的好。

老树的一幅画!它虽是草人却懂人间沧桑。记得农人曾经扮老树画中主人,懒散疲倦的海棠似乎代表画中人的相思。几年前,它的主人,就在这棵树下,送别相伴多年的老妪,她菊花般纯粹质朴,渐渐地息声,影子也模糊不清。只是月圆夜,农人如大苏模样到树下凭悼。明月夜,短松岗!树下凄凉!它明白它是农人心里的寄托,温情脉脉的市井画面里的一个小角色。人生在世处处平凡烟雨笙歌!

在人海茫茫的穿流里,在飘泊流离的日子里,我唐突怀疑了我的固守。

因为分开,因为距离。所以忧伤,所以遥远。生在人间,我清楚的知晓忧伤很长,然而,忧伤亦很细,细到无涯,细到经久不息的生痛,一直一直如花轻飞。身命像花一样单单的开在路上,清冷的芬芳曲曲折折的穿越。

情到深处!月到天心,活着,死的,躺着的,坐着的,实在的,虚幻的都逃不过红尘!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也可以亮清一切,那么多年的爱恋闪烁在霓虹灯的幻影里,渐渐失去了它原本的鲜亮。曾经的美好慢慢记驻心路历程,成为一处不败的风景。

隔水听萧,这近似凄清的落寞,其实也就是不说一句话的春天。这样华丽的荒凉,也许所有最清澈的词句都已落满了尘埃。但是,我在世间这端,想起那些微笑的众生相,依然清莹透明,流动不止。我亦微笑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你深情的眸曾点亮我多年情感的时空,贯穿了我青春的完整。

(原创作者:☆睡可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