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宁夜游随想

by admin on 2019年5月29日

六一儿童节,儿童的欢乐日子!可惜天空不作美,倾盆大雨浸湿了孩子们游乐的天堂,肆虐着的狂风带走了太多的欢笑,而阴沉的天空则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仿佛这个快乐的日子变的不再那么的美好了。思绪瞬间回到九年前的六月一日,那时我十一岁在读五年级,我的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唯一的记忆就是和父亲、朋友们开着小船游荡在甘棠湖上,阳光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好不惬意,一切都是那般自由自在。

强又怎样?每个人都在被命运捉弄,谁都逃不掉……

宽容就是凡事简单对待.,宽大有气量,不计较或不追究.;.理解就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去体会感受。多一份宽容,少一些计较;多一份理解,少一些误会,这样又会是另一番局面。

时间应该是最公平的存在了,在它的分配当中每一份间隔都是相同的,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们所度过的时间都会相同。美好的时光过的总是那么快,那只不过是人们沉在其中从而忽略了它的流逝速度,一旦遇到痛苦之事人们反而对于它的流逝越发在意,因而感觉不同罢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交往的朋友越来越多,常常联系的却没有几个。儿时没有手机脑袋里也就只是记着少少的电话号码,可是一旦拨通一个电话接着就会有一群小伙伴在身边欢闹,玩的简单但却真正快乐;值得讽刺的是现如今,手机里上百人的通讯录,烦闷时想要找个能聊的伴倾诉内心的苦闷好好发泄一番,来回翻看好几遍都找不到自己想要找的人。现代各式各样的娱乐项目花钱不少、刺激不少可就是比不了当时不花钱且简单的游戏带给我的乐趣,可惜这已不复返。儿时的小伙伴们都已长大,再也不是叫一个来一群了,可每当联系,过往的趣事却总会浮现眼底,没有亲情却胜似亲情的感情任然联系着彼此——发小,人生最为珍贵的财富之一。

再说说穷亲戚和富亲戚。讲一个情景案例:一场大火烧掉了老张家张三的屋子,张三在废墟上面含着泪收拾剩下的可以使用的物品。他老婆和孩子在那里哭老天不公,对她家太狠。乡里乡亲就都过来安慰啊,周济啊,邻里隔壁纷纷把自己穿余的衣服送过来,家家户户都送来一些米谷。等火熄灭了。一家族的人在一块儿开会,族长发话了:老三不幸,天降横祸,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们生活还得过,这样吧,大家看着办,该怎么办,大家现在商量。。。。。。话题就这样展开了,其中最穷的亲戚提起一篮子鸡蛋,说了句:我家最穷,拿不出什么,家里养了几只鸡,攒了半年的蛋,刚刚打算把它卖掉,现在出了这个事情,我就没有卖,把它拿出来,给老三,我这只能这样了。其他人也开始议论了,其中老四嘀咕着,我是不是该给2000块钱给他们,这时他老婆发话了:你很有钱吗?出这个风头干嘛,老五家大业大最有钱,他都没发话,你着什么急?其他男丁也这样和自己老婆议论着,议论过后,谁都没拿出表示,目光齐刷刷的看着老五。老五一脸冷汗,因为大家只知道老五开着公司,赚着大钱,每年收入30多万,却不知道他还欠着银行100多万的债而且目前公司经营不景气,资产为负资产,马上就经营不下去了。大家目光齐刷刷的都看着老五,在大家眼神和言语的压力下,老五出了3万,回家和老婆大吵了一架。其他人看老五表态了,表示了,也都据自己的情况出了部分钱,帮老三度过难关。不久老五宣布公司破产,一贫如洗,生活勉强过得下去。最富有的亲戚在“众望所归”之下,没落了。
这没有为什么,谁让你老五最有实力,你不出这个大头,老三的日子是真过不下去啊。大家都要你这样,你又能怎么办呢?你强,只有你能帮这个大忙。有人就说了,那像这种情况应该找政府,也对,政府也没闲着,政府帮他家重新盖了一屋子。但生活还是得这些亲戚朋友邻里乡亲接济。最穷的只拿一篮鸡蛋,没人会说他,最富的,你不帮人家解决大问题,大家都会讲你,骂声,唾沫能把你一世英明毁成一地鸡毛。

欲平天下者必先治其国,欲治国者必先齐其家,欲先齐家者必先修其身,欲修身者必先正其心。

“童年——时间——发小”
童年因发小而更加丰富,发小因时间而越加深厚,时间因童年而富有存在价值。三者相互关联,以时间为桥梁把童年和发小紧紧的衔接在一起,从而让人难以忘怀。

我们羡慕土豪,羡慕的是他的财产,我们仇富,是觉得他们没尽到更多的责任,也许有一天,天允许的话,自己成为一个富翁,守着一座财富城堡的时候,你看到城墙四周都是向你伸手乞讨的饥民。那个时候你就不会觉得当个富人有多爽了,当你被人绑架的那一瞬,也许你是非常憎恨你所拥有的财富的。

就本次争论事件我先对自己作一番批评,首先,对于个别同学的观点,我在没有去了解此番观点内容的情况下跟风评价就是对自己言论的一种不负责行为,而这也是我的失职,对此我要向因我不严谨的发言从而受到伤害的同学说一声:对不起。我也在此立下承诺,以后绝不轻易跟风发表个人的观点言论,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其次,在明确本次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我认为争论双方应该相互道歉,本就只是一个误会,但由于双方互不理解、包容,而又相互计较才造成了这种双方受气的局面,一边在发表个人观点的同时忽略了事情的根由从而没有注意自身观点的偏向性给对方造成了误解,又在经过众人并不仔细的评判后从而伤害到了对方,这是需要认错的(虽然除草的报道委屈了这一边,但既然提出自己的不满后又得到了对方明确的答复,清楚不是对方的责任,本应该就此打住,但却还是发表了这种不恰当的言论造成对方的误会)。另一边则太过在乎此番言论,毕竟大家都是一个系的同学,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被人误会了出来澄清了就行,并没有谁责怪了你们,大家赞同那个言论仅仅只是想表达对于一些做事方法的认同,难道因为这个就要把自己带入其中,认为大家是在批评自己吗?后面对方也说明了自己的言论不是责怪批评而是想法建议,对事不对人,至此就应该冷静一点耐心一点,你们心中不平的同时,对方心里也不好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强者也有他的弱项,就是被人们寄予了太多太多的期望。这也是它的死穴,当他满足不了人们的越来越多期望的时候,也许他也是该被人们抛弃的时候,然后他的集团开始分崩离析,泯然于众。

2013年,我刚进入大学,对于学校还很陌生,对于旅游政法系也没有太大的归属感。还记得当初入学不久就因为一个“旅游系和政法系的横幅”我们几位旅管班和思政班的同学就在系群里开始了一场小小的争论,就着两词的先后顺序争论了一段时间。虽说两方并没有对此番争论得到一个最终的结果,但这也算是给了我一个警醒。当时的系学生会主席陈东红曾就对我们系的称呼明确的表明我们是旅游政法系!我们既不是单独的旅游系,也不是单独的政法系,我们本就是一家!时至今日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旅游政法系的一员,我也一直在这么做,哪怕是我们系在下学期会有所变动,但只要目前没有彻底的划分开来,我自己依然还是旅游政法系的一员。一个不断成长的家庭也总有分家的时候,难道分了家就不是一家人了吗?

二零一四年六一夜晚与端午凌晨我同一同漫无目的的走在武宁的街道上,路上无人,我们大声唱歌放纵,释放着压抑心中已久的无奈与苦闷。

首先说一下我们小时候经常听到的,而且很多情况下觉得不公平的说法。小的时候,你和比你更小的小朋友发生了争执,这时候不管是不是你的错,大人都会过来首先教训你:你大一些,你就是应该让着弟弟妹妹!这让无数人在小时候感觉特别委屈,当他长大后,却以同样的方式教育自己的孩子。你大,就应该让着弟弟妹妹,不管是谁的错。

分开了或许只是因为发展的方向不同,但却不能分掉原来的感情与友情。名分虽然重要,但比之朝夕相处的感情与友情又能占据多大分量?多花点时间去倾听、去理解、去相谈,比之责备或许好于万倍!

山水武宁,群山耸立柔水环绕的美丽小县城。它没有大城市的繁华,但却有它独到的静谧之处。虽来一天但却麻烦不断,幸有人们的帮忙,得已解决众多麻烦。有句话确实适合它:山好,水好,人更好。
我想我喜欢上了这座山水之城——武宁!

爱幼,是一种传统道德,虽然我们不知道这种道德规范哪里来的,但世世代代都是这么传承的。小的时候,我非得问个究竟,大人就说,因为你小的时候大家都让着你,所以现在你长大了,你必须让着比你更小的弟弟妹妹,不管是谁对谁错。这是最传统的逻辑。是的,你个子大,你就必须让着人家,你能力强,你就必须让着人家。。。。。。

小时候的魂斗罗、超级玛丽、坦克等小霸王游戏机上的经典游戏现在依然被我们所津津乐道,同时代的朋友们几乎都曾玩过,一旦碰到再次谈起必定会带起我们那过去的激昂回忆,可是它们注定了被时代所淘汰,我们也注定要与它们渐行渐远。如同我们听到父辈们儿时的回忆,它们那个时代的滚铁圈、转陀螺等游戏在我们这个年代也基本没落——时间,给每个时代都留下了它的专属气息。

现在我想谈一谈强者的天然弱势。这也是由他强者的地位决定的。

童年里的各种记忆一直徘徊在脑海中久久不去,每次看到有关青春的电影都会引起我的真真思绪,感叹着时间流失的速度,正如那首歌《时间都去哪了》,是的,我很想问时间它都去哪了,转眼间九年晃过,我已二十岁!原来简简单单的跳格子、夺红旗、打弹珠等小游戏我们都可以乐此不疲的玩闹一整天,现如今我们再也不会再去接触了,世人的眼光、年龄的限制、心里的那个坎等这些因素让我们不可能再去重复我们曾今的游戏——童年,只能让人回忆!无法再来!

从我上一篇小论文《弱者的优势》说起。上一篇文章已经谈到了,在整个社会结构整合的过程中处于竞争劣势的人,天然就有他弱者地位的优势,就是眼泪,那东西对弱者而言,值钱!

再来说说博弈论里的一个经典案例“智猪博弈”。假设猪圈里有一头大猪、一头小猪。猪圈的一头有猪食槽,另一头安装着控制猪食供应的按钮,按一下按钮会有10个单位的猪食进槽,但是谁按按钮就会首先付出2个单位的成本,若大猪先到槽边,大小猪吃到食物的收益比是9∶1;同时到槽边,收益比是7∶3;小猪先到槽边,收益比是6∶4。那么,在两头猪都有智慧的前提下,最终结果是小猪选择等待。在这个例子中,对小猪而言,无论大猪是否踩动踏板,不去踩踏板总比踩踏板好。反观大猪,明知小猪不会去踩踏板,但是去踩踏板总比不踩强,所以只好亲历亲为了。这个案例令我们不得不思考。

强者,一直都被人们抱有着期望,大家都希望强者成为自己心中的救世主。有能力,你也就必须负担起一个责任,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所拥有的资源越多,你就必须得为社会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所以当天津塘沽特大爆炸案发生之后,人们无端要求马云应该捐钱,这样因为他有钱,所以必须得被逼捐。虽然马云有自己的财产权,但人们有言论自由权。当马云真的都那么多财富之后,有些事情,真的由不得他,不是他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也不是他不想那样就能不那样的。谁让他强?强有强者的责任。

《红楼梦》中王熙凤一句话说得好:“大有大的难处!”因为开销太大,运转太难,委屈与误解太多。

在一些共益事业中。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村子里面修桥,补路,开河,挖渠等等公益项目,也只能由那些财富比较多的人出面,掏更多的资金来做公益。拿一组数据来计算。假如一村子要修一条路,预算是200万。这村子里有2000人。平均按人口来分摊经费那就是每人得掏1000块钱。那有的家庭人多,收入少的,一年纯收入只有10000,家里有10口人,就意味着修这个路需要搭上他家一年的收入。他断然不会同意修路,打死都不掏这钱。有的家庭,两口之家,年收入300万,这样修条路出这2000块钱那都不叫钱。可是只要有人不愿意出这份钱,那这条路若以人口收费的方案就完全行不通。对于穷人来说,修路,代价太大,不休反而不需要那巨大的开支,他坚决不会同意修路。可是对于村子整体而言,路不通,产业无法引进来,无法致富。路不通,村子就只能集体贫穷。既然路必须得修,穷人又不愿掏那么多钱,就只能让有钱的多掏点,没钱的就少掏点,最穷的就不用掏了。这里,为了办成这件事情,只能采取这种不公平的方案。而富人只能是付出成本最多的群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