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随笔

by admin on 2019年5月29日

编辑荐:生命中最旖旎的奢移,就是在年老的时侯,能够坐着摇椅啜饮咖啡,不断回忆,回忆阳光,回忆初恋。

忽然想起来微博上看的一个帖子,最后的一句话是:死乞白赖挣扎这么久,为什么要活的和别人不一样,后来想大概是要证明和别人有什么不同。谁也不知道那些待发掘的潜力到底在哪,到底是什么。其实想想谁和谁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谁不是低着头,各走各的路,互不相识,生疏淡漠。
一度喜欢那些略带嘲讽,明确揭露了人性阴暗面的文字,总比所谓的心灵鸡汤里那些笑里藏刀的丑恶和伪善要好。并不是不相信善良
,而是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踏实真诚,善于替别人考虑不再是美德而是成为了冷嘲热讽践踏蹂躏的绝佳素材时,倒不如把冷漠和发自内心的厌恶摆在明面上更容易接受。这或许也是我喜欢的作者都普遍小众的原因,找雨果的《笑面人》时一无所获的无奈,深夜看波德莱尔的《恶之花》看得精神抖擞,大概这些事我记得最清楚,剩下的大多都掩埋在时间这个大荒流的深处。

《流浪地球》让我再一次思考活着的主题。

多少人对初恋念念不忘,其实是怀念自己羞涩青葱的少年时光。那种纯粹的、不带任何世俗与功利的、发自肺腑的喜欢,仿佛天山雪莲。

能被感动的瞬间越来越少,要求越来越多是主要的原因。想得太多说的太少,说的太多做的太少,做的太多诚意太少。这样看来越来越冷漠疏离根本是人们自己的过失。真心实意本来就是鲜少的馈赠,在诸多次被曲解之后善意也越来越少,怎么说都是追本溯源到现代人病态的心理上,两看两相厌在这种情况下本就在所难免。

人类只能放弃地面的高楼大厦,像老鼠一样躲进地下的时候,会想什么?

初恋的感觉,奈何岁月久远,依然“除却巫山不是云,曾经沧海难为水”。那种柏拉图式的,纯粹精神的依恋,总是藏在灵魂的最深处,任午夜梦回,任岁月辗转,再怎样精心藏掖,心底里,永远有一个千呼万唤的名字。

“讨厌太多专栏女写手,她们只会歌颂被摧残的忍耐的女性,因而自己的生命和她们发出了共鸣。可你们只会写字,不被摧残和忍耐还能有什么美德可说。”这段话是我在微博上看见过的。犀利的笔峰和明显的讽刺很多人看了根本无所适从,因为在他们的思想意识里女性就是用来被牺牲和摧残的陪衬,而大多数女性也通常就是被摧残和牺牲的产物。就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忽然被曝光了一样的难堪也是能理解的,不被认同也是可以想象的。可悲的是,事实真相就是如此,不管相信与否。它就这么张牙舞爪,闪闪发光的存在着。

而这种在地下像老鼠一样活着的机会,还需要靠抽签来决定;或者靠某种牺牲来换取;这时又会想什么?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含梅岭香。”那个永远不会长大、不会变老的少年,一颦一笑
,总带着书香梅韵,任岁月蹉跎,永远恰如初见。

就算这个世界不是你想像中的样子,也愿你付出甘之如饴,所得归于欢喜。愿你遇见那个更好的自己,偶尔犒劳那努力的自己。愿你可以走过长长的路,有充足的时间邂逅美好,若没人陪你颠沛流离,便以梦为马,随处而栖。

当所有的供给都靠分配,食物变成代替钱的硬通货,此时又会想什么?

那种从眼角到眉梢再到心底的喜欢,是时光最美的邂逅。春风十里,桃之夭夭。任花开荼糜,是谁凋零了最初的坚贞与唯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微信圈,同时还刷屏着另一篇文章《300具尸体,12吨屎尿,珠峰封山》。珠穆朗玛峰——冰雪的女神,人间的净土。被我们糟蹋得只能封山。西藏——信仰的圣地,然而因为人们在去拉萨布达拉宫、去冈仁波齐朝拜的道路上,留下了随处可见的垃圾,生态正在不断被破坏。人——这世界上最无力量、最无底线的种族,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玷污了一切纯洁、美好的东西。

人生太多的变数与遗憾,多少初恋,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夭折湮灭。多少人,把生命中最纯粹的情感,封藏在记忆的源头,任玉壶冰心,在尘缘外灿烂。

自然界的本身,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经历生生死死。这样的人类,如此的地球,加速了自己走向灭亡的道路。我们灭绝了许多物种,相应的,我们也终将灭绝自己。就像帝王的万岁长存、万世繁荣的梦想,人类要永远存在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初恋,让人在眼前苟且的生活面前,有了一个永远清新的精神驿站,可以随心所欲地歌唱诗和远方。

生命的姿态,在大灾大难之前,所显示的无疑是最真实的觉醒。

初恋,给人一个永远不变老的理由,少年情怀,永远是最诗意的留白,馥郁奢华而又烂漫。初恋面前,人人都是不谙世故的纯洁少年!

有的人继续为恶,抢夺资源:“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一张卡片,一个背影,一双明眸,一句歌词,一滴眼泪,一片红叶,一缕晨曦,都是初衷,都是初恋。

有的人,不为所动:“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岁月酽然,初恋如酒。想起一句歌词:“给你我的爱与愁,不知为那山与水……”

有的人,炼石补天:“有大勇力者,须承担大任。”

生命中最旖旎的奢移,就是在年老的时侯,能够坐着摇椅啜饮咖啡,不断回忆,回忆阳光,回忆初恋。

有的人,破釜沉舟:“大丈夫当一起赴死!”

记忆深处,遍地黄花,人人少年。岁月懂卿,诗书君成。红尘有你,有我,亦有初恋……

有的人,未雨绸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为恶的,必然是不作不死,最早烟消云散。享受大风暴之前的安稳的,当灾难到来,也必然安静赴死。破而后立的,或许砍去腐朽的血肉,最后也要走向灭亡。试图补天的,终究人力无法回天。最后可能留下的,一定是那些对灾难做了诸多准备,利用各种手段,为自己留下一丝生机的。

就像多少年前的古莲的种子,用坚硬的壳包裹着自己,藏身最牢固的地底,终于留存了一缕生机,在多少年后的某一天,可以破壳、发芽、抽叶,开出独立淤泥的花。

既然物质的毁灭是必然的结局。或许我们要转求内心。信仰上帝的人,在临死时是要做祷告的,忏悔自己的一生、得到主的原谅。中国有“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说法。那么作为一个自然人,怎样的活着,会对得住这也许并不多的余生。

像《假如你有三天光明》的作者一样?

像呼唤光明、以身为匕的斗士一样?

像传教的圣徒一样?

像阿基米德一样?

你不会像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还是必然像他们中的某一个。

总之,每个人可以有这四种活法。

为自己,清醒地认识自己所能所愿,坚定地做着自己能做想做的事。

为别人,为血脉相连的人、所爱的人、所亲近的人,为他们所愿而竭尽全力。

不为自己也不为别人,麻木地活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为所有的人,做撬动地球杠杆上的一个粒子,与大勇力、大智慧的人一起抗争。

人固有一死,想明白怎样活着,每个人的生命都重于泰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