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光景,翩美若画

by admin on 2019年5月29日

编辑荐:那延绵数十里杜鹃花海,在太阳升腾中美艳无比,如梦似幻,若诗似画,好不身临其间,享受大自然独特非凡,这,不是鬼斧神工的自然伟杰,在向我们昭示么!

你回了玫瑰园,放养你那多刺的玫瑰。

曾有人戏谑,假期过得快是因为假期里没有上午。莞尔一笑的同时,也被这句话说中了。今天一早醒来,赖在床上刷手机,刷着刷着就是下午了。

又是一个小光景,琉璃地仿若梦幻,从成都归来,与陈岸国老师侃谈甚欢,留下地铁一地快捷,浮华了几多过往人流,缱绻了众多共同话语,而不得不因家居处所,各奔西东,回之于家,与周公幻梦,在一个多时辰中,坦度睡眠鼾声,补足精神旺盛。

你的目光不曾翻越低矮的篱笆,你的足印不曾踏过幽静的小径。毗邻的这一片梧桐林,早已枝繁叶茂,不须浇水。然而,它还是你曾经放养过的林子吗?

不想出门,也暂时不想刷手机,做些什么呢?瞅瞅书架上的书,是有多久没读了呢?哦,是该给自己的心灵进行一次洗涤的了!

哇噻!《大红灯笼挂起来》,杨光树老师笔下,从遥远的古代,二千多年历史传承,赋予了中华文明国粹之大红灯笼,穿越着历史风风雨雨,朝代之兴亡更替,年代之久远弥深,却愈久愈醇,弥新而甘甜,芬芳更清溢,在跨入新中国的七十年历程中,不断发展壮大,兴盛繁荣,更加不可限量地冲向未来,使亘古而熠熠闪光的大红灯笼,正永远超越着世界任何之国家和民族,伟哉!大中华。伟哉!中国之大红灯笼。必将高高悬挂,千秋万代,绵延不绝,香飘宇宙苍穹,造福整个环球……

怀里揣着手机,在哪都隔不断呼唤的声音。一遍一遍听《雪落下的声音》,以为你不能靠近是贪恋外面的风景。

一个下午,我就静静地坐在窗前,让自己进入到书中去,去感受别人的喜怒哀乐。

宣化门、西街、南桥,都江堰市恢宏景观,以这样方式,在米青青老师娓娓道来之濡墨,一泻千里地文思泉涌,《古老与现代的宣化门和西街,还有南桥……》,把历史沧桑、茶马古道、亘古西风瘦马,层层叠叠,伴着悠扬而又泛现苦涩泪滴,更兼幸甚至哉逢临的新时代飓风,焕发起整个民族撑起苍天巨厦,“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地震废墟,挺身直面,使都江堰市勃勃生辉,为古代化神奇,为悠久化弥存,为传存化教益……“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著名学者余秋雨墨宝,正与米青青青老师文字一样,将不懈地为古城及中华传播悠久历史文化,而建功立业。而我之虽也曾有所游历,今后必将去馨享芬芳。

你听不见雪悄悄地落下,冰也化了,找不到里面的心。晶莹的泪,滴进洗脸的水,又是清晨,想起昨夜不同寻常的风。

生活是写作的唯一源泉,以前对这样的话只是停留在在表面,现在是有体会的。一个人的经历决定了他的眼界。还记得多年前的底稿—现在还躺在箱底,我能编织的故事其实只是身边真实人事的翻版,我能想到的创新,也只是听到的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那时的我有什么生活经历可言呢?现在呢?

谁会这么惬意,静静地坐于窗前静听雨声,可王淑红老师正是若此,她《听雨》不断,诗心奔放,雨打树叶“滴答”,声声脆响,牵愁挂怨,让委屈与思念,水花溅出了心雨,依恋漾雨滴,在树叶间涌动弄潮,继而雨声大起……直至洗净这个城市与世界。诗词格调优雅,清新自然,以灌注之婉约柔美,从诗中引领着人与大自然,天人合一,创造更加美好新生活与人生境界。

照片可以模糊背景,望向你的目光,模糊了所有你身边的人。可你的心里却只有他们。

我选的这本书是适合年轻人看的,到了我这大叔的年纪,仍能被其中的故事感动。摘抄其中的一句吧:所有的电影都有结局,好的,坏的。可生活没有结局,无论好的、坏的,都得硬着头皮往下走。(出自《我有故事,你有酒吗》)。最近也是看了几部热门电影,哪怕最后留下了悬念,也是给了我们一个结局的。我的生活有结局吗?

仿佛一下就蹦出国门,到达南非彩虹之国,异国风情,他国景致,呢喃老师《那片遥远的净土》,在南非“比林斯堡”野生动物保护区,我们看见了长着长长犄角的羚羊;黑白相间,漂亮的斑马;优雅端庄的长颈鹿;兔子飞跑而过;豹子啃食野牛等等动物世界,文章情景交融,瞠目结舌,将动物世界食物链之弱肉强食,胜者为王,适者生存,尽收眼底,只能长吁短叹。由此而来,作者更将笔化柔情,转念之间,点化着人与动物之不同,我们必须珍爱生命,珍爱动物,珍爱大自然,更要做好环境保护,我们生于地球,守护地球,就是守护人类与动物家园,明天与未来。

我知道我可以,像风一样流浪,但不知为什么,总想把最好的留着,和你一起去欣赏。我知道,我不必,因为所有的等待都是失望和希望对半的概率,日久之后,那一半也变成了零。可是所有的等待积累的失望,如何可以清零?只会让春潮更急,秋山更重,冬雪更无法回头!

我现在挺好的,家人虽然都不在身边,但知道他们都健康地在另一个地方生息,暂时没有什么但有的。以后呢?以后我的结局会在哪里呢?其实,人都是有结局的,等闭上眼睛再也不睁开的时候,那就是结局了。只是,在闭上眼睛前那几秒,我或者我们是在哪里呢?

《风情版纳,柔情傣乡》,循着本文之步伐,淡定老师游览之旅,又于茶马古道,在丝绸之路,感悟着古道悠悠,传奇之今古观影;绮丽风光,茫茫群山与湛蓝白云;韵味茶道,与茶一起馨享芬芳;寻踪觅迹,于夜市眼眸,探访傣泰文化,将如梦如幻夜景,醉成纪念点滴;而于傣乡村落,那美丽与傣家乡村柔情,更化作春风细雨,为傣泰人民生活,与祖国一起不断飞升。淡定正是以细腻的笔触,情感的丰富内涵,不断由浅人深,由内于外,把几天的旅程行走,化作云南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景色秀丽,人文关怀,动物形态,美食口福,诸般等等,如数家珍,为我们描绘出了不虚此行旅游,若谐伴的“风情版纳如一朵彩云追赶着另一朵彩云,柔情傣乡如一份情怀撞击着另一份情怀”一样,大美云南,哇噻壮哉!

不再愿意隔空对话,即便知道你在告诉,你在这里,但又如何,你终究不在这里。

故事都是别人的,但从故事中看到的难免会有自己的影子,路还是在我们自己的脚下,可以回头,可以转身。

在异域之地不快,是非常正常的实在。毕竟,于《新西兰圆梦之旅奔向瓦纳卡》,李宗明老师笔锋轻轻划过,把那对瓦卡蒂普湖畔湖水的多多看看,皇后镇风姿绰约倩影的多多拍摄,风景观赏,美仑美奂;水果品吃,踊跃购买;钻天杨、玫瑰园、果园伫足留连,记忆深刻;蹦极跳惊险大胆观看,探奇揽胜……为新西兰旅游,在别有一番滋味中上了心头,醉了阑珊,将海外旅游的身临其境,画上圆满句号,描绘享受多多,感喟无限之点点滴滴,恣由品评把玩。

我可以忍多少天,这似乎是一个可以挑战极限的项目。女人的耐性向来好于男人。通道很多,最残忍的何尝不是,亲手关上一个个通道,然后亲自落锁。你总说我是快乐的,幸福的。不需要为俗事操心。或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男人的肩上总是担着太多的责任义务。若是愿意,女人可以站在男人的背后,有人为她遮风挡雨;若是愿意,女人可以一门心思地泡在文字里。

下午,无茶,只是思绪乱飞。

一个74岁习正婉老师,标准称谓习婆婆,去《三圣花乡赏红梅》,拍摄自然不错,手法喟为高明。那不亦乐乎,赏花,观人,聊天,留影……在这一切之中,还砌却出清新文字,文风幽默,将三圣花乡观光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道之景点纷呈,详之花乡农居、幸福梅林、东篱菊园、荷塘月色、江家菜地”五朵金花”,还赏心悦目,透出趣味哲理,“我喜爱雍荣华贵的牡丹,喜爱娇艳多姿的菊花,但是,更喜爱冷风中的红梅。”啧啧,令人称道习婆婆老师,您真不愧老年人的骄傲和自豪,我们一定为您雄起。

然而,这遮挡风雨的伞,是不是也是一种束缚,固步自封,画地为牢?如果不介意是否会被风雨侵蚀,是不是可以冲出被伞庇护的方寸之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凛冽寒冬之上雪山,缆车之中逍遥仙。缘于“窗含西岭千秋雪”杜甫诗句,为曾宪刚老师,带来了在西岭雪山《梦幻西岭阴阳界》,猎险探奇,赏玩美景。文章文字优美,字字凝情,化腐朽为神奇,细腻而入微,尽将西岭雪山美艳,通过作者眼眸与心灵感官,将西岭雪山冰雪游览,融动态画面与广袤无垠静态积雪,烘烘托托,映映衬衬,雄奇出壮美,宁静漾深邃,寓传说、典故等等,带来鸳鸯池由来和唯美……为那延绵数十里杜鹃花海,在太阳升腾中美艳无比,如梦似幻,若诗似画,好不身临其间,享受大自然独特非凡,这,不是鬼斧神工的自然伟杰,在向我们昭示么!

或许早就是接受必然的结局,只是不想掐灭自己最后的幻想。

不错的无言静默,我沉思了许久许久,眼眸的幻梦,将几十年光阴凝结成一瞬,仿佛只是一个须臾,短暂得连自己也感惊奇,琉璃出夜的碗盏,明灯一样地映照光景,树,林,亭,楼,人,物……翩美若画,于自己身躯一起,汇合成刚刚燃放的烟花,飙飞于空,五彩斑斓,溅起无数飞花碎玉……

听起少年爱听的《小情歌》,不是少年,终究没有那样的幽怨,反而是看尽千帆的寂寞。还是《起风了》,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更符合此时的心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想念不过是飞在伤口上的蝇,一直想要驱赶,但它却执着地想要产卵。

树欲静而风不止。你是树,我是风。

错了,你是玉树,我是春风。(你是春风,却吹不到江东!)

我是无处落脚的清风,你是守护亲情的大树。

听见门咔咔关上的声音。梦见自己是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来到一所古旧的宅前,砰砰敲着敞开的门。一只乌鸦“呀——”地飞出。门咔咔地关上“你已来过。”我解开马的缰绳,策风而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